A Pending Task for New Century

【2002年1月に開催された第四回中華佛教国際会議 (中華佛学研究所)台北に於ける発表の要旨です】

上個世紀以来的課題(太虚大師所模索探究的漢藏佛学交流)

 被尊為現代中國佛學之祖的太虚大師(1889-1946)是, 全面學習了西藏佛教的學問体系, 併首先甞試着将其引入中国佛學院的學習課程中的人物。本随筆是圍繞着太虚大師所設立的"漢藏教理院", 通過綜観在那児活躍之后, 取得了許多成果的漢族人藏研究僧侶們的活動, 對二十世紀初叶在此模索探求途中迷失了方向的漢藏佛學交流進行了若干粗浅思考而提出的。

 現在, 世界西藏學中, 或許是由于以人権問題為中心的反漢感情的影響, 對于漢族人的成果(例如法尊的業績等等)有着不切当低評価的傾向, 這不得不説是非常遺憾的事情。但相反的, 近代佛教學中, 藏譯佛経輿西藏佛教教理的研究當然是不可缺少的, 但是在受到太虚大師影響的法尊和観空等一代人之后, 很難説漢族人的西藏佛教研究成果是歩于学界先端。本次発表将試着回顧上個世紀初的漢藏佛學交流, 併擬談及作為邁向新世紀之課題的這一残留問題。